2017年9月10日 星期日

窮家女首本著作面世  #Must buy#鱔稿

在新公司渡過了第一週,本來想寫寫update,一次過答謝大家的意見和注關,並回答一些網友的問題,但另有更重要的事要向大家分享,新工之事先放埋一邊。

是咁的,對於投資回報,我一向抱平常心面對,輸錢時以平時心作檢討,贏了不也會大肆鋪張,然而筆者最近做了個筍deal,必需炫耀一下:

鄙人以零成本取得窮家女Mandy首本著作,附加親筆簽名和精美書籤,並獲得與作者暢談跟三小時的機會,堪稱deal of the year,因此必需寫個鱔稿,才對得住自己。

開玩笑的,我會推薦這書,是因為它真的很有意思。

以下是我為這本書寫的推薦序:



在我開始經營自己的博客之前,就已在追蹤「窮家女省錢日記」,作為讀者的我能為Mandy的首部著作寫序,實是一份榮幸。


網路上分享理財投資心得的博友眾多,大多抱著致富、財務自由等目標。在這個連去日本旅遊和置業也成了二選一決擇的世道下,像「窮家女」般開宗明義以「吃喝玩樂至上」,既講錢,更愛講消費的博客「顯得十分特別,對於骨子裡也是敗家底子的本人來說也是份外親切。

另一方面,我認為這引申出了一個重要的概念:即使生活態度和人生目標各有不同,我們同樣需要培養正確的財富觀念。例如有些人著重積谷防飢,另一些則喜愛活在當下,只要在合理的範圍內,就沒有絕對的對錯之分,但可以肯定的是,對所有人來說合理的理財策略能讓我們儲得精明,用得其所,從而令手中的財富產生最大的功用值。

投資理財之道博大精深,對入門者來說有時顯得無所適從,「我們也可以讓自己30歲前富起來一書」承襲「窮家女」博客接地氣的寫作風格,從Mandy自身的生活體驗出發,以平易近人的文字闡述基礎理財思維,當中既包括宏觀理論,也涵蓋了在日常生活中的具體應用和小撇步。透過本書,你可以了解到投資理財本來就是源自生活,絕不是專家們的專利,即使不具備相關的專業知識和資格,只要秉持正確的觀念,也能獲得成果。

此外,本書雖以女性觀點出發,但內容大體適用於兩性,男性讀者也能從中有所得益。

最後預祝本書大賣,並希望各位讀者與Mandy一起在人生和理財的道路上走得更遠!


我在序中引用了某城中富二代對置業和旅遊的看法,說明對年輕人來說世道有多艱難,這顯然是有點過時了,因為今天出了個更強力的說法:「沒樓就別住在香港。」而且更要命的是,這偉論的確有點道理。

你當然可以由今天起,三餐只吃麵包,用最快的速度置業,成為真正合資格居港的香港人。但我認為一個合理的生活或理財方式,是一個可持續的方式。正如巴菲特的投資模式也許是最賺錢,也許不是,我相信巴菲特對此並不太在意,因為最重要的是這是個可以持之六十多年,還讓他本人樂此不疲的模式。同樣道理,你的理財生涯也不會在置業,或達到某個目標就馬上結束,這是場超級馬拉松。

年輕本該就是人一生中最該揮霍的階段,難不成要80歲才去看玻利維亞看天空之鏡?但矛盾的是香港人必需比任何人更早為未來做準備,因此難免要作出取捨。而本書所介紹的思維,我認為是最易入口,也是最能持之而行的。

囚此本作的官方定位雖然是是理財書籍,但對我來說,這更大程度寫的是生活態度。一如早月兄寫的序所言,本書在描述生活上財理小撇步的部分十分精彩,因此把本作當成工具書來看也無不可,但想深一層,也許更重要的不是這些貼士本身,而是去學習如何發現貼士,這過程既講智慧也講動力,如果你想希望累積財富卻老是實行不起來,也許把本作的心態篇和其他章節連繫一起後,你會有所得著。





(老細,收唔收貨?)

2017年9月5日 星期二

跳火坑式轉工

筆者在畢業後即加入某家國際audit firm,做了一年後就已經這職業難以持續,再做下去隨時五臟六腑俱裂。儘管回想過去,要是我能捱過三年,今天在事業上的option一定會多很多,然而當時扛不過就是扛不過,也沒得後悔,而且出乎很多朋友和同事意料的事,儘管我熱愛研究公司和投資,我對當分析師或基金經理不感興趣。

無論如何,離開了審計行業後即加入目前的僱主,一家藍籌金融機構,一做就是三年,工時和環境都相對穩定(然而買股票的你一定知道,穩定是有代價的),dept head十分nice,也鼓勵員工嘗試不同的崗位,因此我在這部門也做了一兩次rotation,最後被某team head邀請到我在這公司的final destintation。

Team head人很好,也是以前混ibank的有能之士,估計是搵夠錢(要是經歷07還沒被拉去坐花廳的中高層,大概已在那數年間賺夠錢)所以找個穩定點的位置消磨時間。但另一方面我和直屬senior有點合不來,他在自己份內事上很能幹,但就是不肯教東西,平時絕不會花時間在我身上,有教育意義的講座和會議不會有我份,衰到連有conference call都不會叫我聽,倒是隔離team常常會塞點有趣的讀物給我看,情何以堪。

我也不知道是哪裡出問題,反正我為部門內很多team服務過,也沒遇上同樣的問題。我當然可以找team head談,但這種事基本上是公你贏字我輸,即便team head找senior談話,最後吸恨仇值的也是我自己,何苦呢?再說這家公司又不是以慷慨聞名,所以應該是時候另謀出路了。

重返求職市場後,馬上就發現自己的profile完全沒競爭力,筆者不是本地三大畢業,即使在前僱主的年終評核中得到不錯的評價,在first impression上自然也輸大量三大/海外/國內名牌大學的畢業生。歐美公司基本上是沒門;中資方面,筆者在國內也混了一陣子,國語算是十分溜(別人常問你國語為什麼說得那麼好,我說曾在迪士尼做兼職,不論香港還是內地人基本上都是秒懂),所以通常都可以過兩三關,但最後總是輸給一些學歷比你好,叫價比你低的內地人。

最後我終於找到一份需要精通兩文三語,和對中港市場均有所認識的工作。這是家國內大型基金公司的香港分支,僱主本來也是想請國內人,我花了九牛三虎的力氣才說服他相信我能為公司提供更多。

得知這消息後,team head沒說什麼,大概也知道留不住我,senior的反應我不care,倒是dept head有點挽留之意,但當他知道我去意已決時,轉而給我一些職業意見,包括他對我的新僱主的評價。

事實上他說的大多是中資公司的短板,我也不是不知道的。問題是當打工仔和開公司一樣,總要有點「渣拿」,一些令別人不能輕易取代你的優勢。而過去三年,基本上我是培養不起任何能帶到外面的優勢。中資固然有難頂之處,而這家公司剛又有些明顯的人事變動,看也知道不是個容易的環境,然而應付難頂之處的能力,也是個edge,特別考慮到中資機構會一直難頂下去(ie他們不太會去迎合西派的辦事方式),但勢力會越來越大,這絕對是我的options available之中,對我的未來產生最大槓桿效應的一個。

所以當dept head說:「以前有個在這裡工作的行家去了那邊,數個月後就跳走了。」我也只是笑著說:「還不錯,至少還有別處可以跳阿!」I really mean it。對我來說坑不怕跳,重點是你要在眾目睽睽之下爬出來再擺個靚pose,練身手之餘也做點marketing。Bring it on!如果呢壇野我都搞得掂,邊個敢話我唔掂?

「霎眼廿七歲,時日無多方不敢偷懶」完全是我的寫照,一兩年前的我是絕對不會這樣去思考的。




2017年9月2日 星期六

選股如選兵

最近散戶兄的新blog文以兵論股,十分有趣。事實上我也很喜歡把這回事想像成行軍打仗,因為一位投資者所遇到的問題,與一國之君面對的其實相差無幾。

舉例而言,以抵御匈奴這點來說,趙國名將李牧的表現可謂無可挑剔,他上任後先採取堅守閉關的政策,讓北方遊牧民族無法發揮在平原會戰上的優勢,並使邊境居民的性命財產得到保障,其軍事行動得到人民支持下養兵千日,待邊防軍兵精馬壯,軍隊士氣高漲,士兵寧可不要賞賜也情願與匈奴決一死戰時才主動出擊,一舉擊破匈奴主力。

問題是,如果把將軍比喻成成股票,選將的皇帝是投資者,你能買中李牧這支好股,長期持有,讓他為你解決一切邊境的煩惱嗎?

首先你得知道,趙惠文王是個有位的君主,在他管治下趙國甚至比秦國更強。但將在外軍令有所不受,而且將領會按實際情況改變策略,未必與君主原來的期望一致,從而產生分歧,讓李牧一度下馬

李牧閉關後,也許是因為溝通上的問題,趙惠文王並未看出前者十年磨刀的苦心,反而認為李牧膽怯,於是派人替換了李牧。結果新將貿然出擊,折損頗多。

然而趙惠文王始終是個明君,後來二度找李牧出山,再也沒干涉他的軍事決定。

事實上我們作為投資者,對於旗下的投資總有不同的期望,例如我希望A股增長要多快有多快,但B就穩穩妥妥,收收息就好,C股要大興土木,加大資本開支,D股則應注重現金流,於是你把手上的資金(城池)分別交給ABCD四將掌管。

然而,正如趙王當然可能期望李牧馬上出關與匈奴決一死戰,李牧卻根據實際情況而另有打算,這時作為趙王該如何是好?如果你旗下的D公司跟你說「我們找到很好的投資機會,是主動出擊,加大投資的時候了」,你該讓他按自己的步調經營,還是把D公司換下,找另一家符合你本來投資方向的公司?

這情況下,對於形勢的客觀判斷似乎是最好的解決方法,問題是你作為趙惠文王,你本身不是軍事專家,你也無法與李牧有效地溝通,讓他詳細地為你解釋他的策略。小股東與公司管理層的關係大致也是如此。

既然諗唔掂,但最終還是要做決定,點搞?

有時候,真的只能講個信字。

像巴菲特就以不干涉旗下公司營運而聞名,但我不認為那麼多年來1) 巴菲特對這些公司的方針完全沒有意見 2)子公司管理層的方針完全與巴菲特的見解一致,如此看來,遇上分歧時,巴菲特大多是選擇尊重和相信管理層的決定。

然而這個「信」字絕不是毫無基礎,例如你知道你旗中一位將軍是安祿山般的契弟,你總不能放他在邊塞亂搞吧。這信心來自對公司架構和管理層的信任,因此個人認為巴菲特強大的投資回報背後,很大程度上歸功於看人而不是看數字的能力。

筆者也偏向讓管理層發揮,例如買敏實本來就是看上它業務國際化的方向,但既然公司說今年內地機會更大,那就做吧;買香港寬頻本看就是看上近期的強勁現金流,但公司認為減價戰能建立長期的戰略優勢,那就減吧;領展看到內地市場的機遇,那就北上吧。只要不是完全不合邏輯,而且管理層讓我感覺有能力和誠信,我一般都不會因為和預算有所出入而沽出股票,因為我相信即使我的眼光好壞參半,投資畢竟是追求upside的遊戲。另一方面,我絕不會把半壁江山交給同一人,這也是構成信心的重要因素。

我唯獨要防的是:

  1. 上文也提到,就是呂布、安祿山這類契弟
  2. 即使盡忠守職,但城池發生瘟疫,經營下去也沒意思,唯有班師回朝,百富環球(327)就是這種情況。

2017年8月25日 星期五

中國建築國際(3311)供股-a lesson to learn

業績期時,筆者總習慣先看一下大行的preview報告,溫習一下市場預期和注意事項。
當中建國際(3311)的業績出爐時,我馬上就算出核心利潤/經營現金流略高/低於預期,但整體來說仍然in-line,心裡暗爽了一下的同時,馬上就收到公司供股的公告……
說起供股和配股,一般的市場反應是直線下挫,因為新資金帶來的額外回報不會馬上發生,但在EPS上的攤薄效應倒是即時在股價上反映,但長遠來說,仍有不少公司能有效地使用新資金創造價值,令股價在中長期上升,例如華潤燃氣、中國燃氣、北控水務、申洲國際等公司都曾供/配股,長期股價表現依然強勁。
而中建國際本身也有多次供股、配股或發行認股權的歷史,參與的股東大多賺錢收場,而中海系一向是紅股籌中最具企業管治質素,甚少搵小股東笨,這次供股更有母公司中國海外全額保薦,以上因素都說明了這次融資看上去似乎沒什麼問題。
但為何市場反應仍偏向負面,公司股價甚至跌穿供股價?
事實上,集資活動就如派息一樣,數字背後所代表的含義,往往比數字本身重要。

資金管理往往是營運一家工程公司最關鍵的一環。中建國際管理層注重的指標是D/E ratio,公司內部有著該比例不能超越40%的自我監管。
是次公司供股的原因,在於ppp項目進行得如火如荼的背後,D/E ratio已高達58%,公司需要透過股本融資降低該比例,預期在供股後可降至29%
但如果大家一向留意該公司,不難發現中建國際早於20165月透過發行價值48億的新股,向母公司購買灣仔中國海外大廈,以加強資產基礎,該交易被認為攤薄了一向偏高的ROE,但此外公司錄得16億的物業重估收入,整體來說對於舒緩債務比的壓力甚為有效,而在此外公司亦不負眾望,其新訂單的程度超於市場預期,股價再次上揚至高位。
問題是,為什麼增強資本後一年不到,又來一次?
中建國際最頻繁的集資時期,在於07-11年間,當時公司仍未大舉進軍內地,做的大多是港澳的「現金工程」,意思就是我一邊起樓,你一邊回水,正常情況下,待工程完畢,我就已經拿了大部分工程款走人了,資金回籠期較是其優點。
相對地,公司現在主打的國內PPP項目中,公司需過參與工程期後的營運以回收投資本金和回報(就像紅隧的運作方式一樣),可想而知,雖然潛在回報較高,但其資金回籠期遠較現金工程長,因為公司提供的不單是工程上的專業服務,還帶有融資服務的性質。

這些事情,市場早已知道,但這次供股給出的訊息是:中建國際現在的經營模式,其資金需求可能比市場預期的還要高。換言之,觸及的並不只是短期的利潤攤薄,而是對市場所預期的ROE和資金流的懷疑。
另一方面,中國建際是否唯一遇上這問題的港股?不,事實上以北控水務(371)和光大國際(257)為首的環保工程公司均是以PPP形式的工程作為增長動力,然而兩者均使用水務基金的形式進行表外融資,意思就是說公司會另外設立投資基金進行工程項目,而公司作為general partner本身只會提供一部分的資金,其餘資本會由收取定額回報的limited partner補充,從而產生槓桿效應,筆者想像水務基金本身又能以獨立公司的身份向銀行進行借貸,因此在「investment in associate」背後所代表的實際槓桿是多少,股東不得而知。
如此看來,中建國際自然不是一支老千股,反而它十分誠實,誠實得把問題也赤裸裸地呈現給市場。
另一個問題是,該等公司如此高的資金需求,會否影響其長遠的投資價值?
這是個非常艱難的問題,從好的方面看,經歷過07年後的大白象工程時期,中央政府大概已明白興建鬼城的方法是行不通的,因此這輪PPP的項目的確較具經濟價值,加入較具市場思維的上市國企亦有效改善項目效率,數家公司背後代表的是國內強大的城市建設需求,而中國建築也直接受惠於香港的基建爆發周期(1400億三跑,2000億醫院建設等,而且拉布勢力也有所減弱),加上競爭對手新昌屢現問題,理論上前景均不錯。
而風險方面,任何影響資金流的負面影響,包括工程延誤、壞帳等均會對原來就不強的資產負責表產生重大影響,由於我們無法得知公司們在選擇項目上的實質執行力,那麼就只能在其政治和商業實力上作側面的判斷。從這角度看,雖然三家同為國企,但北控水務持著「北京市政府」這尚方寶劍,還是比較有牙力。而中建國際仍持有可觀的現金工程合約在手,財務上也無疑較兩家水務公司保守得多,tail risk理應較低,只是公司一向是紅籌股中的典範,原本市場對公司的期望甚高,任何質素上的負面影響都足以引起明顯的股價下修。
說「a lesson to learn」,並不是說因為這次供股事件輸了錢(事實上組合績後算是小爆發,整體表現交到功課),而是再一次連行業的基本特性也未搞清楚,就貿然入飛,結果也不出所料地因為些顯而現見的關鍵因素而影響回報。
必需時刻提醒自己,要是真的坐係度就有錢收,就不會有窮人了。

2017年8月16日 星期三

丘鈦科技(1478)是否估值過高?

前文提及Qtech於近期的強勁升幅,剛好偉哥在其博客上也講到這支股票,我認為其思考方向十分值得參考,因為借題發揮一下。

首先,Qtech目前的定位近似於三年前的舜宇,主力做毛利率較低的鏡頭模組,而舜宇則是透過打入鏡片市場而令其價值鏈大幅上移,如不清楚兩種產品分別的網友,可參考我的舊文

偉哥認為一些券商把丘鈦科技的估值直接對比舜宇的估值,然後得出丘鈦科技估值太低的結論的想法未必合理。

這點我是絕對認同,我看待估值這回事,以利潤為基礎的估值方式來說,就是利潤的質和量。單說質這點,舜宇的整體企業質素取勝,在估值的基礎上不能同日而語。但另一方面,這卻不意味兩者的估值在進行合適的調整後也沒有比較基礎,尤其當估值是至少兩個參數的結合時,事情就不是那麼簡單。

像偉哥提到,如以SOTP的方法作估值,舜宇的目標價來自35x手機鏡頭業務,50x車載鏡頭業務,而模組業務只有15x,而Qtech的模組和指紋部件業務均屬毛利率較低的工序,其歷史和18年預測PE分別達79x和17~22x,考慮到舜宇的業務更成熟,是否代表Qtech股價已超越合理值?

那你就得回答一個問題,如果素質較差者展現出強勁勢頭,能否在估值上超越同儕?

Qtech和舜宇的情況正是如此,如仔細閱讀出貨量公佈,不難發現舜宇的模組業務在放緩(雖說出貨量指引也有20~25%增長),一方面是公司專注於高增值業務的發展,釋放出模組市場的份額(正如大立光專攻最高級別的鏡頭產品,才讓舜宇奪得市場份額),另一方面舜宇作為模組界的其中一名老大哥,一向都在做最高價值的產品,即使在雙鏡頭業務的加持下,因於期產品的規格早已屬市場頂端,增值能力有限。

而Qtech呢?在1H2016,該公司的模組產品組合中1300萬像鏡頭只佔14%,在最近的1H2017已大幅躍升至43.5%,因此其綜合毛利率由9.3%大幅上升至12.1%,跟大立光的50%以上和舜宇的近20%比起來,其絕對值自然不起眼,但在增幅百份比上來說就不得了,所以在這衍生的命題是,你更重視公司目前在價值鏈上的位置,還是其未來的走勢?如你相信股價代表的是期望值,那答案必然是後者。

此外,公司在result meeting上表示已打進中國一哥華為的供應鏈,意味著其產品組合有著進一步的改善空間。當然這些事情不一定實現,像我在通達的投資上也食屎了,然而如果以此正面的假設為估值基礎上,Qtech業務的質和量均有著比舜宇同類業務更強的增長,因此我不認為前者的估值已超越合理基礎。

另一方面,是否毛利率越低的東西就代表業務的門檻越低,越容易被取代,所以Qtech的利潤基礎並不穩固

第一,以模組市場為例,如果這的確是事實的話,那麼要腳抖的也是歐菲光等領導者,而不是Qtech這後來居上的參與者。

第二,以汽車零部件為例,做系統的耐世特的毛利率只有18%不到,但做飾條的敏實卻高達30%以上,是否代表後者門檻更高?事實是動力輔助系統的市場集中度遠高於內飾件行業。

由此可見,縱使毛利率上升在99%的情況下都是好事,但低毛利率本身卻不代表業務不具競爭力,重點在於你的毛利率能否超越同儕。

2017年8月14日 星期一

牛市跑輸大市

近月組合回報比較憂鬱,一方面是因為環球經驗數據不俗,大市牛氣沖天,令與經濟相關度高的股票(如金融和商品)大幅上升,年初至今一直跑贏的TMT和電子業反而顯得呆滯,令一方面是手上一些持股中期業績不佳。


例如說通達(698),topline和毛利的升幅遜於市場預期,但畢竟大家都預計見真章的是下半年,所以罪不致死;呆壞帳減值大概是來自樂視和酷派,由於是一次性的,所以也不會死人。



問題不是數字本身,而是公司的態度,管理層有六萬個機會在不同的投資者活動上透露這些發展的近況,然而搞IR的卻選擇跟大家說「一切如常,沒有半點問題」,我不知道他們是真的覺得沒問題,還是有心隱瞞,反正整件事讓我覺得公司十分不誠實,再加上之前亂填filling一事,已讓我忍無可忍。我的投資方式強調的是資訊,當資訊不可靠時,不管是賺是虧,必沽之。



此外,讓我們算一下簡單的數,本身中期的GP至少上升1.1億,但純利卻下跌7600萬,扣除5800萬bad debt,即還要在別的地方多花了至少1.3億,公司把這歸咎於研發開支,你是在研發什麼鬼?



算上之前敏華事件中走了一轉所獲得的利潤,筆者在通達上算是小賺離場,在公司改善其企業管治和投資者關係前,我是不會再沾手了。



另一支表現較差的是ASM太平洋,業績勝預期,上升160%(還不是turn-around那種),股價卻跌20%對我來說還是頭一糟,下跌的原因在於公司給出相對保守的2H業績指引,令市場憂慮3D sensing所帶來的業務是否見頂。



這市場的邏輯讓我費解,因為其他以3d sensing作催化劑的公司,如舜宇光學並未因此而受到質疑,能把這股價走勢的差距合理化的唯一原因,就是3d sensing的前景依舊樂觀,然而鏡頭生產商(如舜宇)已從其上游機械供應商(如ASM太平洋)售入足夠的機器,因此令後者業績見頂。筆者很難相信這是現實,因為該技術仍在早期階段,不會有業者傻得為一項仍未普及的技術大量購入機器。



至於該技術的前景如何?參考過去手機技術的發展,大致上是領先的業者(如Apple)帶領硬體的更新,然而促進巨大的軟體發展,再迫使落後的手機OEM跟隨,從而達至100%的普及率。而3D sensing的應用空間超付想像,而且其應用遠不止於智能手機,是所有IOT必需的功能之一,現階段我看不到有什麼不看好的理由。



另一方面,在組合中同樣業績大增160%以上(而且還一早出了profit alert)的丘鈦科技(1478)股價卻在近月大升,市場預期這回事,有時的確讓人難以看懂。縱合兩支股票的回報和直接買舜宇光學差不多,相比起以巨款投資單一股票,我更喜歡目前的策略。日前也看了丘鈦的業績簡報會(透過直播apps對外公開),對管理層和公司前景的觀感均頗為正面,有時間的話另文分享。



網易(NTES)同樣因為遊戲分部業績差於預期而下挫近10%,1H弱是意料中事,重頭戲還是2H推出的數款新桌面(包括Minecarft),而電商分部優於預期是驚喜。整體來說,網易仍是國內遊戲開發能力最高的公司,長遠利好因素仍未逆轉。


至於耐世特(1316)則因為其主要美國客戶1H銷量低於預期,未出業績先被打了一棍。然而其舊東家,同樣以美國市場為主力的Delphi卻不見異動。華晨(1114)股價則因為寶馬5系大賣而大升一倍以上,其內飾件的主要供應商敏實(425)卻碌番落去,看不懂。



至於港鐵的業績基本付合預期,就是新增兩條路線讓開支上升一點,不成問題。看淡的券商說這份業績缺乏驚喜,你冇野下話?在港鐵中尋找驚喜,跟在修道院中尋找激情沒兩樣。



在上述因素影響下,組合的整體表現跑輸恆指,但永遠要記著投資有如跑街,永遠會有些人跑得比較你快,然而各人跑步的目標和步伐均有所不同,追逐別人是沒有意義的,對手永遠只有你自已。




組合變動方面,除了沽清了通達,最近還襯著績後sell off增持了NVDA和AMZN。聽比較懂的朋友說前者的新產品Tesla P100 (跟做車那Tesla無關)勁到飛起,是AI發展的重大里程碑。



題外話,最近北韓事件鬧得火的不得了,單從金融的角度來看,把它視作買入機會就好。

2017年7月24日 星期一

通脹放緩.....要怪亞馬遜?

素來很少說經濟和宏觀的東西,但最近華爾街日報發表一篇名為「日本通脹不振要怪亞馬遜?」的評論,筆者認為其內容頗具玩味。


作者寫道縱使日本經濟踏入正軌,零售商依然不肯調高商品價格,原因就是亞馬遜的堀起。


「物價對經濟走強反應遲緩,這種出人意料的狀況並不僅僅出現在日本。美國和歐洲的決策者、經濟學家和央行官員也對經濟增速加快之際全球物價漲幅為何如此之低百思不解。通常來說經濟增速加快會推動通脹上升。知情人士稱,日本央行官員依然將抑制物價的原因歸咎於一系列因素,現在電子商務也成了其中的一個。」
事實上,整件事的邏輯本身並無新意,科技本來就是一個通縮的過程,試想想以往買一條DDR1 64MB RAM的價錢,今天已經可以買到DDR4 1GB,同樣的價錢所得的處理能力不知道增強了多少倍;以往一台大哥大的價錢應該與今天的中階智能手機相差無幾,功能卻是南轅北轍。
但另一方面,即使隨著電腦科技的改善,各行各業的生產力理應受到提升,從而降低各種消費品的生產成本,但不見得所有產品的物價都有所下降,或在同樣的價錢下提升質量,各位香港的博友應有深刻的感受。
事實上有人認為所謂「科技性通縮」並不存在,正如兩次工業革命令全球生產力出現了前所未見的大躍進,但受惠的國家均出現明顯的通脹。
根據筆者極為有限的經濟學知識,我認為主要原因如下:
1) 生產力提升所產生的財富效應,令總體需求的上升足以壓倒供應增加對價格的壓力。
2) 科技推陳出新,也會產生新的需求,正如今天要買一台nokia 8310級別的手機,其理論價值應接近零,但用過智能手機後,你不會想再用這台古董,所以你會一直追隨科技走,寧可花幾千蚊買台iPhone也不去拿這台不用錢的8310。
3) 技術可能導致某些商品和價格的相對價格下降,但這卻不能代表其他商品和服務價格的情况。正如瑞銀的經濟學家Paul Donovan所說:「如果技術提高了某些商品的效率,與技術密集程度較低的商品相比,它應該導致前一類商品的相對價格下降。」
問題是,如果技術密集程度較低的商品不復存在呢?如果同樣情況出現在多數產品上,又會出現怎樣的結果?
我認為這就是亞馬遜被認為是通脹殺手的關鍵。
在零售業的價值鏈上,以往物流、分銷和銷售等資本和勞工型的價值,都被亞馬遜等電商公司以技術取以代之,而且隨著科技的發展,電商業者的優勢只會更明顯,覆蓋範圍只會更廣。當它們的勢力到達一定的關鍵程度時,會不會出現所謂的技術性通縮呢?
在Paul Donovan的文章中,作為金融精英的他不忘強調:「iPhone 7並不能預測全球通貨膨脹未來走向;只有經濟學家才有方法。」然而with all due respect,我認為未來已經不是由華爾街塑造,回望過去十年資訊科技的驚人發展,是你們一早就能預測的嗎?
對於上述的故事,我的感想是:
1) 同樣是在科技的催動下,為什麼手機可以越賣越貴,但物流服務只能越來越便宜?
關鍵在於增值,把鏡頭加在一台手機上就會產生新的價值,帶動新的需求,只要能突破技術的限制,手機將會擁有越來越多功能,其價值也會相應提升;而物流業的增值空間有限,無非就是更快更便宜,但相對地,後者的先發優勢將會產生決定性的關鍵,例如蘋果雖強,但要是有個天才拿著一個驚世產品橫空面世,要打倒蘋果或Google不是完全不可能,可能我想像不到有任何公司能做低亞馬遜,除非零售業本身完全消失。
今天兩者同樣在投資市場上以明顯的溢價交易,以傳統智慧來說絕不便宜,這是個風險;但如果把它們的堀起視為破壞傳統營商模式的結構性轉型,也許錯過這一浪潮是更大的風險。
2) 金錢的真正價值在於它所產生的功用值。儘管聽起來有點荒謬,如果科技對物價的影響足夠地大,我不會否定在未仔生存根本不用花多少錢的可能性。一貧如洗固然不可取,但慳了一生卻發現用不著錢何嘗不也是種風險?
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數年前看已80高齡的Andy Williams演唱會時,我已經預計這是我一生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看他的現場表演,但誰會想到年輕的Linkin Park也在今天成為絕響?

還記得Linkin Park上次來港開show時,筆者還是大學生,當時LP、The Red Hot Chili Peppers和James Blunt幾乎同月開show,當時筆者直踩三場演會唱,不亦樂乎。這只是幾年前的事情,如今Chester離世、red hot早已解散,James也處於半退隱,而我斷估也沒了這個狂歡的精力和動機了。到底是youth is wasted on the young,還是life is wasted on the living?